<menu id="qmyqg"></menu>
  • <xmp id="qmyqg"><nav id="qmyqg"></nav>
  • 王崧舟,能否先讓語文教師愛上語文?

    作者:金新  時間:2019/7/26 10:56:31  來源:會員轉發  人氣:
      昨天,一條重磅消息在杭州炸開了鍋:“王崧舟教授央視百家講壇開講啦!”原創者乃王崧舟。據說,開講內容定位于“愛上語文”;據說,“‘愛上語文’,應該是‘超越學生’的語文。這檔節目,不光要讓現在的學生愛上語文,也要讓曾經的學生愛上語文,對象不能囿于在校學生,應該是全社會的,要讓全社會都來重視語文,促進公民語文素養的提升。”
      記憶中,廁所與客廳分不清的于丹也在“百家講壇”開講過,引來“十博士”聯名抵制而發戰斗檄文《我們為什么要將反對于丹之流進行到底》,一時鬧得“風生水起”。唯如斯,對王教授這條所謂“重磅消息”筆者起先未加“重磅”腦處理。
      今日,看了“好事者”發來的王崧舟的第二條原創重磅消息“投稿啦,《百家講壇》之‘愛上語文’征稿啟事”,這才有了思維轉機,據說,“觀看‘愛上語文’系列節目,(可以)選擇節目中任一內容為切入點,結合自己的感受與思考撰寫文章。文章要求立意誠懇,有積極的思想性和一定的文學性。文章內容可以是抒發觀后感受,也可以針對節目中某一問題表達自己的理解與思考,還可以是由節目引發的關于語文學習、語文教育的討論等等。征文題目自擬,體裁不限。字數不少于600字。來稿請注明所屬省、市區、單位、姓名(學生需注明學校、班級)……”;據說,“歡迎廣大班主任和學校組織學生集體參與征文活動,根據組織情況,將設立組織獎。”
      好家伙,搞大啦!
      其實,說”轉機“,不過是因為有了相對“重磅”而想作”輕磅“評論的欲望——如題。
      “愛上語文”,確實應該是“超越學校”的語文。問題是,是誰讓“學校的語文,常常跟刷題、跟考試連在一起,某種程度上切斷了語文跟生命之間的聯結”?
      在這一點上,非洲的猛獅比我們的一些語文名師要高明得多:它們從不教導獅仔什么食物最有營養,只要自己吃得津津有味,再年幼的小獅子也知道這就是最好的美味。
      《中國教育報》曾有消息說,當有記者詢問一個中學生是否看文學名著時,此學生竟然反唇相譏道:“看名著能考大學嗎?”語出驚人,簡直令人瞠目結舌。只是,盡管出乎意外,但在“情理”之中,似大可不必莫名驚詫。說來不信,有的欲評語文特級教師,而評委亦普遍看好的老師,連“桃園三結義”出自于哪一本書都渾然不知。依賴語文知識的簡單積累與授課技法的無聊施展,可以成為名師;于是,從不閱讀名著的學生,依靠基礎知識的機械識記與選擇題型的無端猜測,同樣也可以成為尖子。荒謬的推理,緣于荒謬的環境。而荒謬的環境中,荒謬的極致,應該是以文學為底蘊的語文老師居然不愛讀文學名著。
      時下的語文教師大抵可分名師與明師兩類,其構詞法似可顧名思義。
      如今的語文名師形式主義猖獗,語文教學呈現出一派繁榮的假象;揚教態、教風之長,避胸無華章、手不堪筆之短,置作文乃語文教學成敗試金石之事實不顧,將語文課一唯當成表演課,猜猜音、想想義、考考段,雞毛蒜皮大雜燴,藉此“風風火火闖九洲”,杭州市教育局教研室一段時間甚至提出了一個荒唐到極點的“十年磨一課”的語文口號。可憐哉,吾儕學生!有關統計資料表明,各地中考與全國高考的文章符合教學大綱最低要求的,至多不超過百分之二十;換言之,絕大多數學生的語文成績或許是合格的,其中不乏高分者,就寫作言,并非合格者,倒是一個低能兒。
      當然,另類名師也是有的,比如:“杭州某學校某語文特級教師在作文課上,讓學生把自己最愛的五位親人逐一劃去,讓孩子體會生離死別的痛苦,從而喚醒他們埋藏在心底的親情,體驗心靈的震撼,從而達到讓學生寫出感情充沛、言之有物的作文的目的。”事后,這位名師記下了當時他的假設情景與學生的“真情實感”:“在海中航行的船上坐著你最親的六個人,可是遇到了危險,你必須要推一個人下去,所以得劃去一人的名字,孩子們先是笑著劃去一人名字,因為覺得是做游戲;可是當我宣布再把人連續劃去名字時,教室里傳來了少數孩子的哭聲;當讓劃去最后兩人名字時,教室里‘騷動’起來,大部分孩子都哭了。”
      國文大師劉文典教學生寫文章時,僅授以“觀世音菩薩”五個字,諸生不明所指,他解釋說:“觀”乃多多觀察生活,“世”乃需要明白世故人情,“音”乃講究音韻,“菩薩”則是要有救苦救難,關愛眾生的菩薩心腸。沒有了“菩薩心腸”,就沒有了“人文精神”;沒有了“人文精神”,語文就成了一種隨心所欲的“洗腦”工具。
      后一種名師比前一種名師對語文的破壞性更大,是另一種形式的畸形抑或惡性“刷題”。
      與名師相對的是明師,比如,從小學語文教師一路走來登堂入室于高校的的王崧舟先生明白語文應該由“小語文”回歸“大語文”的道理,用鄙人的話來說那便是——
      語文是一門“人文科學”,以科學主義的“靜態、有規則、有序列、外顯而清晰”之特征來取代人文精神的“動態、無規則、無序列、內隱而模糊”之特點,那是“喬太守亂點鴛鴦譜”!
      遺憾的是,王崧舟明師第二條原創新聞“投稿啦,《百家講壇》之‘愛上語文’征稿啟事”的對象實在太廣泛,把語文教學的受害者學生也作為對象,竟然還要求大抵屬于方便聯系的“注明學校、班級”,此無異于二次傷害。
      竊以為,僅僅名師足矣!倘精力有余,最好遴選出具有這樣語文思維的名師——
      “語文考試選擇題一道三分喂(“喂”系浙江蘭溪方言里的嘆詞),學生勾對得三分排名就上去了喂,排名上去教師高興家長高興校長也高興喂,校長一高興就發獎金喂,校長一發獎金你高興你老婆也高興喂!”
      王崧舟,能否先讓語文教師愛上語文?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韩国彩票官网